•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 > 内容正文
  • 著名诗人何基富:含泪倾诉黎民苦
    时间:2020-08-21 21:53:09    来源:媒体联盟网    阅读:
      打印
     

    何基富,男,“巴蜀闲人”乃笔名,著名诗人,思想家,意不尽网顾问。1945年10月生,四川省营山县人,大学文化。青少年励志勤奋,1965年以德才备兼,高考状元之身,保送至四川省委办公厅。亲历十年“文革”嚣喧。1975年《四川青年杂志》挑起副总编辑这副担;后来又担任过,两份省级内刊总编辑。七十年代初,开始习诗,跨进暮春门槛,提起秃笔,挤上诗坛,誓为后人为民族,留下时代的真言。

    已出版个人诗歌集《天空有朵孤独的云》;过两百首作品,入选国家级多本诗歌选,出版合集《当代新诗实力诗人》、《当代名家经典诗文》、《中国当代诗坛名家代表作》、《中国当代诗经十八家》、《中国诗坛最具影响力80家诗人》、《大国传世诗人》(现代诗卷)、《守望栖息地》、《建国70周年以来知名实力诗人作家名录》、《中国当代诗坛十佳杰出诗人佳作选》、巜中国当代诗坛经典校本选读》、《新世纪诗歌领军人物范本》、《中国当代传世诗文大辞典》、《百年丰碑-中华儿女风采录》等20本。代表诗作在《读与写》、《中国先锋作家诗人》等杂志和《中国诗歌网》等发表;数百首诗歌作品,被百度、谷歌等收录。

    代表作:《卖菜翁说》、《父亲节祭父亲》、《母亲拔牙,肉跳心惊》、《慢慢地陪着你走》、《难忘故乡的小路》、《奉节断想》、《休说盛唐》、《戏说孔子》、《白话“省委别墅”》、《啊,祖先》、《黄金树赞》、《斗士,乔尔丹诺.布鲁诺》、《千年后人读今诗》、《“蒲松龄讲习班”夭折梦中》、《梦亦真,真亦梦》、《我的同胞,我的最爱》等等,已广为诵传。

    卖菜翁说

    巴蜀闲人

     

    傍晚,

    街上车少人稀。

    天,下着雨夾雪,

    寒冷阴寂。

    我蜷缩在街沿边,

    守着那堆未卖完的菜,

    菜上糊着,

    车辆路过溅起的泥。

    幸好我裹着一块,

    白色油纸衣;(1)

    戴着那顶深色旧遮遮帽,

    要不然,

    这么大的雨加雪,

    很快会被淋成落汤鸡。

    这天真冷,

    我的牙齿在打颤,

    胡碴上结了白花花的冰。

    怎么就这么莫出息,

    也就才六十出头,

    这点雨雪就不起?

    我得趁下雨,

    不见了城管踪迹,

    赶紧把这些菜卖出去。

    天快黑了,

    肚子也不起,

    街那头馆子里,

    飘来回锅肉的香气,

    馋得我直冒唾液。

    我瞪大浑浊的眼睛,

    期盼有个好心人,

    把这点菜全买去,

    即使打折,

    我也让他拿去。

    我要凑钱去药舖

    为躺在床上的老伴,

    买头痛剂。

    怀疑,

    我不是在卖菜,

    分明是求乞。

    我再等一等,

    我再碰碰运气。

    啊,

    我偏不信,

    上帝有那么神奇,

    我会成为前几天,

    孙子读给我听的童话中,

    那个卖火柴的小洋女!

    2015,11,8。

    注:(1),油纸衣,即塑料衣。老一代乡下人,习惯把塑料布,称为油纸布。

    又注:2016年11月29日,一个叫“心灵之声”的诗友,在500人的微信群巜上海格律诗词社》中说,她“最喜欢你的卖菜翁说”一诗,并“让我的孩子们背诵了,很受教育”。我自信,很多年以后会有人背诵我的这首诗,没有想到现在就有人背诵了。

    2016,11,29。

     


     

    妈妈,我不要

    巴蜀闲人

     

    妈妈,

    我的好妈妈,

    您别以为我太小,

    我懂得您的舔犊情深似海大。

    我不幸患上不治之症:

    急性普通B淋巴细胞白血病,

    让您和爸爸受惊吓。

    我来到美好人间,

    只有短短四个春夏。

    我知道全家生活很困难,

    您和爸爸的收入少花消大。

    每月除了房租费,

    哪还有为我治病的那么多钱花?

    妈妈,

    您怎么想出这个奇葩办法?

    “卖拥抱十元一次”,

    为我治病筹钱实在太傻!

    您以为我不知道,

    我们东村相见只握手或拉一拉,

    西村朋友见面才拥抱。

    拥抱,那是我和爸爸的特权,

    岂能容外人随随便便拿?

    我相信爷爷奶奶叔叔阿姨,

    会伸出善手相助一把,

    也相信为人民服务的政府,

    绝不会见死不救我们一家。

    我要捍卫我和爸爸的专利,

    宁可结束我短暂的命花花,

    也不让您温暖的胸膛受侵害,

    更不要您失去作人的尊严,

    脸面不顾双膝跪下。

    妈妈,

    我的好妈妈,

    您可听见女儿的哭求?

    一定要接受我的心愿,

    立即收起您那傻办法!

    2015,7,28。

    注:据四川巜华西都市报》载,2015年7月26日上午10点,在重庆市解放碑,28岁的女士陈某跪在地下,双手举一写着“卖拥抱十元一次”的白色牌子,为她4岁的女儿筹集医药费。她4岁的女儿娜娜,患了急性普通B淋巴细胞白血病,医疗费至少30万元。陈得娟夫妇是进城农民工,现均辞职,集中精力为女儿治病,万般无奈之下,出此下策。

     


     

    妈妈,您不能这样

    巴蜀闲人

     

    妈妈

    我可爱的妈妈

    您怎么能这样

    宁可饿死,也不能

    丧失尊严去要钱度灾荒

    您别以为我年幼无知

    知道您慈母之心似火滚烫

    奶奶重病长年卧床

    屋漏偏逢连夜雨

    可敬的爸爸正值年轻力壮

    为尽快脱贫卖血染上爱死病

    丢下奶奶和您我撒手去天堂

    爸爸走了,房柱塌了

    全家重担落在妈妈您的肩上

    奶奶看病要钱

    哺养年幼的我要钱

    三口之家的吃饭穿衣要钱

    钱,钱,钱,难倒英雄汉

    如此重担弱女子您怎能担当

    怎么办

    您睡不好觉,吃饭不香

    看着您红润的脸慢慢地变黄

    这天上午,雾霾把太阳遮挡

    您左手牵着我右手拿块砖头

    来到村口把过往汽车拦下

    再把上衣撩起裸露出胸膛

    接着向司机讨钱

    开口就要一百大洋

    妈妈呀,妈妈

    我看到您这惊人的举动

    年幼的儿子我羞惭难当

    您把司机当成巨婴一个

    企图用妈妈的乳房把他喂养

    您拿着砖头拦车这已是打劫

    再加上两只代表尊严的乳房

    那更是双料明火执仗地抢

    您怎么想出这么个奇葩办法

    恐怕梁山孙二娘都自愧无光

    妈妈,可爱的妈妈

    您千万千万不能这样

    “脱贫致富,振兴中华”

    路边墙上的标语明晃晃

    我们去找人民政府吧

    请人民政府帮人民一个忙

    2017,4,24。

    注:据网载,4月23日,河南LY某村子路口,一妇女左手牵着小男孩,右手持砖头,拦下汽车,接着撩起上衣祼露胸口,向司机讨钱,开口要百元。

    眼见这辛酸一幕,久久难忘,便化作诗行。

     


     

    孩子,妈妈对不起你

    巴蜀闲人

     

    曲比阿依,

    我可爱的女儿,

    妈妈实在对不起你。

    两年前我们才含泪,

    送你爸爸去了天堂里。

    今天,

    阎王也不长眼睛,让病魔

    又无情夺走我一命归西。

    你为我煮的饭,

    我吃都还未来得及。

    //

    阿依呀,阿依,

    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你会煮饭洗衣。

    你毕竟只是十岁的孩子啊,

    生病了,

    谁照顾你?

    上学的钱誰给你?

    你要照顾弟弟,

    还要喂猪种地。

    ……

    你的人生路,

    还漫长无比。

    我们彝家儿女,

    流淌着孟获的血液;

    祖先小叶丹,

    和途经凉山的红军刘伯承,

    在彝海湖畔歃血结为兄弟。

    这片美丽富饶的,

    八百里大小凉山,

    为何至今还如此贫瘠?

    有的乡村没有公路,

    还有地方连电也不通;

    我们的生命,

    受到毒品艾滋病的威逼

    面对这一切,

    你哪有能力应对,

    一个孤单的十岁小少女?!

    //

    曲比阿依,

    我的宝贝女儿,

    妈妈实在对不起,

    你要好好珍重,

    我和你去逝的爸爸,

    争取来世再加倍养育你。

    2015,8,4。

    注:读新华网发《凉山女孩作文:饭好了 妈妈死了》,有感而作。

     


     

    爸爸,你怎么能卖妈妈

    巴蜀闲人

     

    爸爸,可敬的爸爸

    你不能这样

    千万千万不能卖妈妈

    女儿我对不起你们

    我来到人世刚四个年华

    不知道什么原因

    “原始神经性肿瘤”找上你的娃

    为给我治病已用去二十多万元

    你和妈妈打工的积蓄全被花

    继续为我治病还要许多钱

    还需要钱养活我们三口之家

    你左思右想万般无奈

    想出这么一个奇葩办法

    举着牌子“卖妻救女”

    你陪着妈妈站在街头穿上婚纱

    记得前两年重庆有个阿姨

    为女儿治病筹钱打着牌子

    在街头“卖拥抱10元”钱一下

    前不久河南有个阿姨

    牵着孩子手握砖头

    拦汽车要钱坦露胸膛把司机吓

    她们出卖的倒仅仅是某个部位

    这下可好,爸爸你

    却整个卖掉你的妻子我的妈

    古时候有“卖身葬父”的故事

    爸爸你为救女要卖掉妻子

    妻子又不是你的一样财产

    你怎么卖?这又违不违法

    爸爸呀,爸爸

    你是个很有责任心的好爸爸

    不忍心让我如花的生命被病杀

    想出的办法才这样这样的奇葩

    我知道你慈父的心在滴着血

    我更知道你一刻都离不得妈妈

    爸爸,这样好不好

    村头广播里每天都在说

    “盛世强国,誉满天下”

    我们去找找人民政府吧

    或者你们不再为我治疗了

    我来世再当你们的乖娃娃

    2017,5,9。

    注:据网载,5月8日AH阜阳青年张某,陪着穿婚纱的妻子,举着“卖妻救女”的牌子,站在合肥市闹市区,为患“原始神经性肿瘤”疾病的四岁女儿,筹集医疗费。

     


     

    难忘那双眼睛

    巴蜀闲人

     

    那双眼睛

    实在

    实在令人震惊

    //

    那是一双

    渴求的眼睛

    渴望多吃点旁边

    与他为伴的猪的身(1)

    那是一双

    绝望的眼睛

    何时才能

    走完艰坎的人生

    那双眼睛的主人

    七十又五岁

    SC宜宾观音镇村民

    曾是光荣的

    解放军战士一名

    更是勤劳善良的农民

    老伴走了

    双腿残疾无法动行

    独生女惧怕婆家纠缠

    无奈之下把父亲

    安置在猪圏一角

    与养的猪,相伴相生

    “我能给他一碗饭吃,

    “总比去街上乞讨好几分。”

    他与猪日夜相伴

    时长已达一年整

    365个日落月升

    365个风霜雨雪

    肮脏邋遢臭气熏

    猪叫鼠蹿蚊蝇横行

    满脸憔悴破被遮身

    村广播里时不时传来

    “旧社会,劳动人民,

    “过着牛马不如生活”的声音

    他便艰难地蠕动着

    睁大那双狐疑的眼睛

    //

    那双眼睛

    一定

    一定能剌穿盛唐西洋镜

    2016,9,26。

    注:据四川电视台第四套巜视线》栏目,播出巜睡在猪圈里的老人》的视频,宜宾观音镇75岁的杨大爷,被女儿安置在楼下猪圈里吃住,时间长达一年之久。近日,在好心人士的促进下,当地政府才将该老人,送往镇福利院。

    (1),老人最大愿望,就是吃点猪肉。

     


     

    速写痛苦的CY门诊经历

    巴蜀闲人

     

    “叮铃铃!叮铃铃!”

    电话铃响个不停。

    话筒里传来老家乡下侄儿的声音,

    说明天要来CY个体检,

    帮忙挂个号或找个熟人。

    放下电话一打听,

    我这老成都立马陷入困境:

    按正常挂号体检,

    需要等待百天至半年时辰;

    十天左右的体检号,

    每号费用200元,

    且全在“黃牛”手中运行。(1)

    来到CY门诊挂号厅,

    从全省乃至全国慕名而至的求医者,

    人头攒动摩肩接踵挤满整个大厅。

    “黄牛”在人群中穿梭,

    走廊里晃动着药品推销员的身影。

    副厅级以上“仆人”看病有特约证,

    站起来的“主人”命运好排队看病。

    当排着长队,花50元或30元,

    终于挂到一个教授或副教授的号,

    真是万般庆幸。

    再焦急地等上数十分钟,

    进入医生诊断室,

    你的病情还没讲完,

    医生三五分钟已结束诊断,

    又唤门外等候的人。

    你说医生不负责,

    也行。

    但他不那般神速,

    猴年马月才轮得到,

    后面排着长队候诊的病人?

    接下来,排队缴费,

    再去一系列检查:

    化验,透视,CT,B超,等等。

    然后,

    你拿着医生下大包围的处方单,

    狐疑着走出诊断室的门。

    当你耗去半天或一天时间,

    完成此次求医后,

    头弄昏了,

    钱包空了,

    带病的躯体更加精疲力尽。

    据说医生暗中窃喜:

    当了CY的医生,

    想不富都不可能。

    再回首CY门诊大厅,

    灯火輝,求医者如蚁。

    这“救死扶伤”的圣殿,

    弥漫着浓烈的铜臭阵阵。

    这时,你终于明白:

    什么叫百姓生不起病,

    什么叫百姓看不起病!

    2015,4,19。

    注(1)黃牛,指掌握医院门诊紧缺号的号贩子。

     


     

    退休后,敞开肚皮吃学生

    巴蜀闲人

     

    这几天,

    不断有教过的学生,

    请我这个退休教师,

    进饭馆,烫火锅。

    我也绝不故作斯文,

    敞开肚皮猛吃。

    长大的学生见此,

    面露笑容心中乐滋滋。

    //

    教师,

    从远古走来的圣人,

    传承着人类的亘古文明,

    被誉为:

    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天,地,君,亲,师,

    万千家庭的神龛上,

    供奉着你的牌位。

    纳税人给你工资,

    为的是请你,

    给他们子女传授知识。

    你的天职,

    就是竭尽所能,

    把纳税人的子女,

    培养成天使。

    西村学校的教师,

    为期末获得学生好评,

    常自掏腰包买糖果,

    请所教班的学生吃。

    东村这些年横流的物欲,

    冲开了神圣的殿门。

    一些人象贪官那样,

    背弃“为人民服务”的宗旨,

    把人民赋予的权力,

    发挥到极致,

    去追更高的名逐更大的私。

    多少女学生的童贞,

    被校长教师夺去;

    多少学生,

    成为教师发财的源资。

    想方设法去坑学生,

    掏家长腰包里可怜的“纸”。

    是谁把教师撵下神坛?

    教师,

    何时才能找回起码的良知?

    //

    时间,

    以永恒不变的步伐前行。

    当退休无法阻挡的来临时,

    你曾经的学生,

    也许已成长为大学教师,

    飞行员,IT工程师,

    甚或是赫赫的政府官员。

    他们心灵记忆的仓库中,

    沉淀着学生时代的往事,

    谁是垃圾,

    谁是景仰的老师,

    他们早已肚明心知。

    他们定会找回真金,

    满怀真诚地,

    请你进饭馆,涮火锅,

    热泪盈盈深情地,

    叫你一声一一老师!

    2016,1,22。

     


     

    母亲含泪哭儿子

    巴蜀闲人

     

    儿子呀,儿子,

    我的孽障儿子。

    你是吃了豹子胆,

    哪来那么大的胆子?

    敢写信去北京举报,

    学校补课收费的事。

    严禁中小学有偿补课,

    国家三令五申已多次。

    文件规定得倒是很好,

    下面执行又是另一回事。

    “一切向钱看”似瘟疫流行,

    学校,人们心目中的圣地,

    也污染得不像过去的样子。

    你举报学校的违章违规,

    本属合法正义之举,

    应该受到表扬支持。

    但你损了他们的利;

    坏了他们的名声;

    堵了他们升官路子,

    他们怎能容得下你。

    你以优异成绩被录取,

    一夜之间变成坏小子。

    学校想方设法整治你,

    还为你请来心理辅导师,

    帮你纠正错误深刻认识。

    教育局领导也找你训话,

    似救世主说“在拯救你”。

    你一个山村农民的儿子,

    怎斗得过他们有权有势。

    这一切接二连三不见息止,

    他们还派人来威胁骚扰我。

    我一个农村妇女胆小怕事,

    树叶掉下来都怕砸坏身子。

    我一生从没有反对过领导,

    更不怀疑老师有什么过失。

    文化大革命那阵闹得多凶,

    没完没了的斗,斗,斗,

    斗得因儿子揭发母亲被处死;

    斗得学校关门停课满地废纸;

    斗得田里长草不再种稻子。

    现在说“文革”是一场浩劫,

    当时我从不怀疑有啥不是,

    整天还唱着那首革命歌曲:

    “大海航行靠舵手”,

    读宝书晚汇报早请示。

    这些年托改革开放的福祉,

    穿暖了身子吃饱了肚子;

    还能凑钱供你读到高中,

    成刘家祖祖辈辈第一个才子。

    我满怀希望你今后考上大学,

    为刘家光宗耀祖争个面子。

    你这一举报便惹出大祸事,

    被学校“劝退”了,就因此,

    你受教育的权利被剥夺;

    我的期望破灭如赣江水流逝。

    啊,儿子呀,

    我苦命的儿子,⋯⋯

    2017,9,26。

    注:据网载,JX省于都县某中学高中学生刘某某,因写信举报学校违规补课收费,被学校“劝退”。获悉这则是非颠倒的消息,夜不能寐,愤然成诗。

     


     

    旧楼房的哀叹

    巴蜀闲人

     

    我,破旧老房一座,

    诞生于上世纪六十年代末。

    前无古人的“文革“正红火,

    全国上下山呼万岁疯癫着。

    修房造屋就管不了那么多,

    当年高大上干打垒肠饥衣破。

    即使隶属全省权力中心的我,

    也与乡下的干打垒房差不多。

    历经半个世纪的风雨蹉跎,

    我宛如那苍老的老妇一个,

    头发白了,牙齿掉了,

    满脸遍布岁月的沟壑。

    但千万别嫌弃人老珠黄的我,

    我的身价天天在向上攀升,

    已把年轻貌美的少女赛过。

    昨天市场价每平米已四万多,

    已不输于那“严书记”的豪窝。

    我真那么值钱吗?绝不是,

    但如此昂贵,那又为什么?

    原来我的身旁紧紧地挨着,

    高居全省冠军的重点小学。

    两条半街的孩子凭户藉入学,

    我就在这两条半街中座落

    住在这两条半街上的居民,

    非官即富贫民百姓没几个。

    其他孩子凭关系加开元通宝,

    也很难挤得进这所贵族小学。

    啊,面对此情,面对此景,

    我心中不见惊喜只有难过。

    正如四天,四天抢走数千万,

    还厚颜无耻偷睡漏睡般可恶。

    现在不是说“人民当家作主”吗,

    怎么差距不平等还如此大且多?

    仍象二千年前秦丞相李斯所说:

    身处粮仓的老鼠吃粮食,

    屈栖茅厕的老鼠靠粪便过活!

    2018,6,6。

     


     

    烈女唐福珍

    巴蜀闲人

     

    一天清晨,

    以拆除“违章建筑"为名,

    推土机轰鸣,

    黑压压的城管拆迁人员恶狠狠进村。

    一个中年美妇女和她的家人,

    眼见被围困,

    便撤退到自己房屋的楼顶,

    她就是房屋的主人唐福珍。

    拆迁人员似饿狼般在嚎叫,

    推土机撞击房墙嘭嘭似地震。

    说时迟那时快,

    只见唐福珍把早备的汽油淋满身,

    顿时一团火球在楼顶上翻滚,

    金牛区“女性自主创业模范"唐福珍,

    为保护自己用血汗钱建起的房屋不受损,

    活活献了身。

    虽说这是极端个例,

    但丝毫也不能减免李拆城强拆的罪行。①

    政府禁止強拆虽三令五申,

    利益的博弈继续在进行。

    开发商要挖空心思降低成本,

    拆迁户企求获得最佳赔偿,

    黄雀在后,

    无任何风险地坐收出让金。

    强拆便此起彼伏遍地发生。

    2015,4,2。

     

    注①李拆城,即成都市委原书记李春城,上任伊始,便大搞所谓的旧城改造,以求政绩,被百姓嘲讽为"李拆城"。

     


     

    姐,我在天堂等你

    巴蜀闲人

     

    姐,

    弟弟对不起你,

    我匆匆走了,

    没有向你道别一声。

    姐姐,

    我们兄妹六人,

    妈妈最后生下我。

    不知道爸妈,

    怎样含辛茹苦,

    把我们拉扯长大成人?

    那个年月,

    可是吃了上顿愁下顿。

    正当该读书学习的年龄,

    学校停课闹“文化大革命”,

    接着呴应号召上山下乡,

    当了城里来的新农民。

    接受几年农民的“再教育”,

    总算回了城。

    城里变化太大,

    我已跟不上前进的车轮。

    后来找到一份工作,

    也安家结了婚。

    领着少而固定的月薪,

    仅夠吃饭穿衣毫无结存。

    外面灯红酒绿,

    遍地纸醉金迷。

    妻子嫌我太无能,

    抛下我走了人。

    屋漏偏逢连夜雨,

    碰上国企改革,

    我成了下岗工人。

    领着低保度日月,

    物价上涨开支猛增。

    邻居见我无儿无女,

    孤苦伶仃,

    介绍我去当了清洁工,

    增加点收入补贴家庭。

    冬去春来,

    我又熬过了十个年辰。

    三天前那个晚上,

    心里实在闷得很,

    我倒上一杯二锅头,

    望着天边的残月,

    想起李白那千古名句:

    “举杯邀明月,

    “对影成三人。”

    后来我仰坐上板凳,

    什么都不知道了,

    艰辛痛苦已成烟云。

    姐,

    你不要为我太伤心,

    一直对我不公的上帝,

    最后还算开了恩,

    让我爽爽快快驾鹤归西,

    少受许多痛苦和折腾。

    比那些在医院躺几年,

    子女又费精力又烧钱,

    都断不了那口气的人,

    我算是莫大的幸运。

    姐姐,

    你多多保重,

    如果天堂再没有痛苦,

    我在那里等你,

    姐弟重逢再聚欢欣!

    2015,11,20。

    注:据11月19日《华西都市报》载,11月16日发现成都57岁老人康某,死于家中已三天。其姐获知后,悲痛不已。

     


     

    考验想象力

    巴蜀闲人

     

    人们常说,

    贫穷限制想象力狭小。

    阿Q做梦想跟吴妈困觉,

    怎知赵太爷妻妾成群的美妙。

    我穷吗?

    诗人自古富裕少,

    但我还不算太糟糕,

    相较月入千元的六亿同胞,

    我,我的确又比他们好。

    但为何面对现实的怪诞,

    我的想象力竟如此渺小?

    请看:

    警方正依次叫着名字,

    张凤,刘婵,吴琴,⋯⋯

    百余个穿戴时髦的少妇,

    应声走向警察反手被铐。

    以为警方查获性工作者,

    个个神情自若惊慌难找。

    她们真是“性工作者“吗?

    盖子揭开你不瞠目尖叫!

    那些是贪官赖小民的情妇,

    一百情妇被抓捕进监牢。

    她们是赖小民的“性”工具,

    人多收入丰工作轻难疲劳。

    赖小民曾狂言大嚎:

    “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谁也管不到!”

    他一语戳穿权力无监督之好!

    赖小民家中藏着脏款三亿元,

    总共贪腐竟达17亿多创新高。

    他在GD某地开发出一个小区,

    在该小区把百匹情妇安顿好。

    但凡他傍晚到院内散步,

    走到哪家门口不想走了,

    进得这个情妇家淫闹。

    赖小民恰似那晋朝的司马炎,

    后宫嫔妃上万临幸谁太伤脑,

    每晚坐着羊车在后宫院内跑,

    羊跑累了停在哪家妃嫔门口,

    那匹妃子当晚馋皇上拥抱。

    “羊车望幸”的成语依此诞生,

    喻示嫔妃渴望圣上宠幸早到。

    “无产阶级”高官的赖小民哟,

    嘴里高喊着“一心为民”口号,

    竟然复活封建帝王荒淫无道!

    啊,行文至此,

    我已语穷词尽无法再表。

    只是,只是请问朋友们:

    无论你们是那富可敌国,

    还是缺衣少吃穷困潦倒,

    面对如此恶心下流场景,

    你们的想象力夠不夠用,

    是否比我大到天上去了?

    难道这就是先烈追求的红朝?

    2020,8,18。

    免责声明:本文为友情转发内容,仅代表作者、用户个人意向/观点,请阅读用户自行分辨,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看点推荐
    精彩内容荐读!
    看点推荐 精彩内容荐读!
  • 白小兰:清涧的石板
    2020-05-10 来源:媒体联盟网   
  • 袁海霞:九张机·九曲一梭几缎痴
    2020-05-26 来源:媒体联盟网   
  • 王巧英:梨园情深
    2020-05-26 来源:媒体联盟网   
  • 任轶颋:死因背后的推测
    2020-06-04 来源:媒体联盟网   
  • 周小四:把帮助他人当成了生活的一种习惯
    2020-06-04 来源:媒体联盟网   
  • 刘元兵:消失的大眼睛
    2020-06-08 来源:媒体联盟网   
  • 著名诗人何基富:陪护,致敬
    2020-06-13 来源:媒体联盟网   
  • 糖果儿:离殇
    2020-06-13 来源:媒体联盟网   
  • 糖果儿:两棵树
    2020-06-13 来源:媒体联盟网   
  • 糖果儿:回家的路
    2020-06-13 来源:媒体联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