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 > 内容正文
  • 欧阳明:天涯海角心为舟(外一篇)
    时间:2022-12-08    来源:媒体联盟网    阅读:
      打印
    欧阳明:天涯海角心为舟(外一篇)

    天涯海角心为舟(外一篇)

    文 / 欧阳明

    提起天涯海角,人们便会想起美丽的海南,这里四季如春的气候,美丽如画的景色,让无数远道而来的游客流连忘返。

    古时候的海南因人烟稀少,荒凉凄苦而成为历朝的贬谪之地。宋名臣胡铨曾以“区区万里天涯路,野草正断魂”道出了那些被贬官员前转行无路,回转已无望的悲凉心境。在这海天相接的地方,人们只能望海叹身处天之涯,海之角,从此人生孤旅。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远离陆地的蛮荒之地,大文豪苏东坡流放期间,在小儿子苏过的帮助下,整理出杂记《东坡志林》,完成对《尚书》的作注,写下一百三十多首诗词,开海南文化教育之先河,培养了第一个举人姜唐佐,第一位进士符确,这才有了唐、宋、元、明、清历代科举中考上举人7676人,进士97人的惊人成绩,而此前之海南尚无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读书人。海南有福,因苏东坡而闻名。对苏东坡文学成就,北宋诗人黄庭坚感慨:东坡岭外之文字读之使人耳聪目明,由清风向外拂也。在一度“食无肉,病无医,居无所,出无友,冬无炭,夏无寒泉的生活中,苏东坡却能以苦为乐,以心为舟行驶在文字的大海,为海南、为世间留下了宝贵的文化财富。

    如今,我们生活在一个多元的时代,生活带给我们这样或那样的艰难困苦,以及迷茫和困惑,如何在红尘之天涯海角上自由而通达的行走,增加我们心中的定力,必须有“却把他乡当故乡”这种豁达心态的修炼,有历经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内心的孤寂与伤痛,致之死地而后生的境地仍不改初衷的磨砺。唯如此,才能让自己视压力为动力,视沙漠为绿洲,视陡坡为坦途,视逆境为顺时,在一片荒芜的地方看到别人看不到的风景,在坚持和坚守中到达希望的彼岸,从而让自己人生活出别样的精彩。

    理想和激情是我们除食物之外最好的营养品,也是保持良好心态的最佳能量。一个人活在世上,无论身在何处,只要志存高远,以心为舟,以梦为岸,天涯也就不是天涯,海角也就不为其海角了。

    欧阳明:天涯海角心为舟(外一篇)

    赤壁,三十六度的楚词

    赤壁楚词,赤壁市文联主席杨洁女士请回家省亲的赤壁籍著名诗人叶文福先生小坐,我受邀作陪。

    这是2017年的5月18月。

    席间,先生谈及我的诗说:欧阳,我要表扬你。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令我大吃一惊,心一下提到嗓子眼,不知将会发生什么。是啊,从20岁时走到先生身边,三十五年过去,何曾听过这样的话,有的只是严励和批评。先生说,这么多年从未对你的诗说过好,但诗集《遥远的苍凉》我从头到尾全部看了,写得很好。夫人王粒儿立刻补充说:叶老师真的认真看完了你的诗。紧接着先生的金句出现:欧阳,我知道这十年间你经历了别人没有的经历,但一喝就醉的酒不是好酒,苦难在我们的嘴里应该是甜的,苦难应该因你而美丽!听罢老师的一席话,深感震撼,当场差点泪崩。

    也许是情缘未了吧。当年11月份,师兄叶向阳获悉叶老在赤壁的信息后,于26日下午,携夫人、儿子从武汉赶赴赤壁,专程接先生在赤壁楚词小坐。我和姜洪兄应邀相陪,闲谈中,叶老师和我们师兄弟3人聊起"元老院"的5名院士,被他戏称为注册的五名学生饶庆年、梁必文、叶向阳、姜洪及我本人,除饶庆年在49岁时因病英年早逝以外,现四人中两人在武汉,两人在赤壁。叶老深情回忆起当年40岁的他带着几个热爱诗歌的孩子在秀山丽水的赤壁那种单纯而美好的诗歌岁月,在当时还未被开发的原始雪峰山采风,以及叶老那首《钓歌》产生的故事,还有赴崇阳板坑采风往事。说到动情处,他端起酒杯说,来,我们共同来纪念一下庆年吧。他深情地说:我热爱家乡,也热爱你们,我们因诗结缘,我在你们身上收获了人生的快乐和幸福,而你们在我身上收获了36度的温暖。

    岂止如此,我所体会的是,我们这些同门师兄弟不仅从叶老身上感受到诗歌的神圣,更感受到诗人思想的光芒,这种照耀过中国诗歌的光芒不仅温暖了我们师兄弟几人,也曾警醒过我的民族,震撼过我的国家,如同那首《将军,不能这样做》《祖国啊,我要燃烧》,它是燃烧的赤子之心,是赤壁的骄傲,中国诗歌的骄傲,也是中国文学史的骄傲。

    向阳兄把自己出版的著作给叶老奉上,他的诗歌空灵,小说深刻,他的长篇小说《从未出城的人》,中篇小说《喜马拉雅不在北京》,诗集《乱码》就是对这种思想的表达和思考。叶老对向阳兄说:你要记住:大人物都是由小人物长成的,而小人则是永远长不大的。在这个世界上,我们首先要认识自己,只有认识了自己,才能更好的认识世界。岁月会让我们变得更加成熟,更加坚定,更加深刻。

    叶老一直称赞姜洪兄有学者风度,在文字上有大家之风范,所写作品很具厚重感。席间,姜洪兄埋头不停地用笔记录着叶老每句话,这是他几十年如一日保持的良好习惯,也是一个真正的文学创作者所具备的良好素质,非我等莫及。

    对我而言,叶老大多数时间把我当作一个小孩子,昨天是,今天是,明天可能还是。但我认为,在父母身边,我是他们的孩子,是他们的生命的延续,而在叶老身边,我就是一个诗歌的孩子。父母的血和诗歌的血同时在我的身体里流淌,于是,我就长成了今天一个诗人的样子。叶老说:你最小,那时,你跟在他们后面拖。是啊,一个“拖”字,说明了那时我的学诗状态,少不更事的我不像他们那样懂事,那样刻苦,那样有追求的目标。似乎是玩得多,写得少,以至于很多年都没啥动静。尽管1988年在《人民文学》上发表过一首诗作《春望》,但当时的这点成绩也不及其他师兄们的影响,以至于叶老在给我的诗集《远方的家园》写序时,没有一句对于作品的赞美之词,叙述得更多的只是一种师生间浓浓的情谊。叶老说:欧阳,那时,你的痛点不到,还痛得不够,苦得不够。只有痛到极至,苦到极至,才能写出真正的作品。 是的,当我把只身一人在温州十年的飘泊,特别是刚刚踏上这片陌生的土地,半年间居无定所,工作极不稳定,数次跳槽的经历,汇聚成诗集《遥远的苍凉》时,今天才得到了叶老的肯定,谈及这本书,先生说:写得很好,欧阳,你终于写出了好诗。

    回想在楚词两次陪同老师,其谆谆教诲,让我铭记,让我受益。这是诗歌的缘份,是生命的旅途中珍贵的友惜。由此,心中生出些许感慨。是诗,在红尘之中维系着我们,是诗,让我特们在天南地北平静地面对世界,是诗,让我们的生命发出应有的光芒。感恩生活,感恩磨难。因为,在岁月的沧桑里,在孤寂与痛苦中,我终于发现了自己,认识了自己,也渐渐成长了自己。

    欧阳明:天涯海角心为舟(外一篇)

    作者简介:欧阳明,曾用名欧阳明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八十年代开始在《人民文学》等发表文学作品。已出版诗集四部,报告文学一部。曾获全国及省(部)级以上征文奖项。其诗歌、散文、文学评论、报告文学等收录国内多个文本。

    荐稿:安娟英
    免责声明:本文为友情转发内容,仅代表作者、用户个人意向/观点,请阅读用户自行分辨,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看点推荐
    精彩内容荐读!
    看点推荐 精彩内容荐读!
  • 王清泉(黑龙江):古体诗荐读
    2022-06-13 来源:媒体联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