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专访 > 内容正文
  • 梅花香自苦寒来——海归职业画家黄若愚的花鸟画
    时间:2020-11-21 16:09:48    来源:媒体联盟网    阅读:
      打印

    本网专访(高希建)在我的画家朋友圈里,知名海归职业画家黄若愚先生是一个画艺精湛非常勤奋作画的哥们,我每天都会被他创作出的新作品而感动。被他珍惜时间,珍惜生命,珍惜现在艺术创作时机而感动。他认为“一个人出生,就和草木一样。破土、生芽、长叶、结果、落叶......最后尘归尘土归土。要说人生长,也长。要说短,也短。最重要的,是看你选择怎么活。生命于每个人而言,都只有一次。庸庸碌碌也是过,精精彩彩也是活。虚度年华的人不少,真实鲜活的人也不少。到老到走,别让自己后悔就行。”

    海归职业画家,西夏瓷收藏与研究学者,青少年书画艺术教育专家,国家一级美术师、原西安数字技术学院动漫艺术系主任黄若愚先生,现客居绘画巨匠张大千的家乡,四川省大千故里甜城内江,在内江市东兴区长江文化园区创办书画艺术品文创中心。

    黄若愚的画,重内涵,富新意,造型生动,笔墨娴熟,技法全面,深得中国画之三味,有自己独特的面貌和个性。它不传统而不囿于传统;时有新变却又不是为新而新。从其他画种汲取养料,包括借用某些绘画语言,提高中国画笔墨自身的发展和表现。

    “ 画令人惊不如令人喜;令人喜不如令人思。"黄若愚的画就能引人遐想,味在笔墨之外。这滋味不论是苦是甜是酸是辣,都是从人生体验中来,都是人生的映照。黄若愚是一个有智慧的画者,艺术到了某种境界,自然就把人生和艺术融为一体了。

    黄若愚笔下的梅花傲然凌风盛开,将人引领进“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的词境。梅杆和梅枝以枯笔状写傲骨和士气,红梅花瓣随类赋彩填以朱砂大红,花蕊浓墨干笔勾成,且与色墨润泽互为渲染,干湿互用,使得梅花的怒放、色调的艳丽与水墨的幽然相映成趣,构成水墨心像清新淡雅蕴藉风流的意境。画面梅花疏密相间的盛开中,几处稍浓的枯笔于水墨氤氲中的涂抹穿插点缀,使得画面呈现将燥方浓,欲疏尚密,清中见幽,实中藏虚,揉入了当代性的人文思考和审美元素,使得画面内,丰繁了许多饶有现代绘画趣味。

    荷花的形象,自汉魏以来,随着佛教的传入,被注入了神秘的宗教色彩,在佛教里莲花象征着极乐净土和“再生”的生命意义。

    中国画重在笔墨,而画荷则是体现用笔用墨的基本功。张大千先生说:“画荷,最易也最难,易者是容易入手,难者是难得神韵。”

    黄若愚画荷以胭脂画荷花, 配以大片厚重的荷叶,穿插揖让,在浓烈的红花墨叶对比中取得和谐,富于变化,韵味无穷。其浑厚的笔墨功底,使整幅作品在绚烂之上又不落入凡俗。大刀阔斧地用大红大绿而能得到墨色的複杂变化,可说是写意花卉画中最善于用色用墨的。

    观他的墨彩荷花,大大的荷叶以泼墨积彩法绘写。俏丽的荷花以大红点剁简练的墨线草勾而成。荷花从荷叶下悄悄地伸出头,仿佛正散发出一股清淡的香气。画家通过描绘高洁、脱俗的荷花,表达了自己对人品的注重和对超逸生活的追求。在笔、墨、色的运用上饱墨之挥透,宿墨之水渍、破墨之韵致,其淡墨见骨,枯笔合润;基本达到了古人所谓“色不碍墨、笔不碍型”的要求。

    他画的鸡冠花和雄鸡,善于运用线条的苍劲骨法,火红的鸡冠花颜色,与雄鸡的黑白对比,墨彩冲撞,使画面气势磅礴意境深邃,笔墨随章法而变,他的章法顺立意而生,从而达到了整幅画面形神兼备,气息饱满,崇情而活趣,寄深而意长的境界。

    在他的画中,有着中国传统文人画的渊博学识,也有现代艺术家的热情活力和创新精神,这些都为他的花鸟画创作注入了无限生机。创造性地将西方绘画技法融入到中国画传统画法中,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风格。

    免责声明:本文为友情转发内容,仅代表作者、用户个人意向/观点,请阅读用户自行分辨,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看点推荐
    精彩内容荐读!
    看点推荐 精彩内容荐读!
  • 作家:谭有为(湘西有为)
    2020-05-05 来源:媒体联盟网